好運印尼餐廳

店子內份外清涼寧宓,隔著古木玻璃門窗外的街上熙來攘往,看得良久,您那熟悉的臉猪兒以後不再會出現喇!! 視線竟然變得模糊了….。忽然有食客推門,仲夏午的熱氣和塵暉就一股兒闖進來, 停頓的時空被吹動了一下, 拍着我的額頭 : “喂,醒下啦,何苦讓莫名的哀愁困住了自己”。抖擻情緒,便即點了一客闊別了25年的”十五夜”。


您曾挑起我舊店重訪的雅興, 重訪卻挑起我莫名的惦念與歉疚。何以每分每秒都放不下?


“十五夜”的焦點就在那香甜深厚的椰漿咖哩醬汁,一块一块浸泡在其中的粽飯,娘惹風豆角再添層次,而巴東牛肉,咖哩雞,半隻炸雞蛋,並如那一顆青葱的番茜極其量是聲色味的配角。大體上各項元素都恰如其分,唯有粽飯就失色了,粽飯沒有粽葉味,估計是用竹筒或者模具代替粽葉,而且煮得有點綿濕。


最近吃飯總在發怔,視線空洞沒有焦距,此刻街上人車雜音都一律化成白色訊噪。您的音容氣息無時無刻縈繞在思緒中,日復日,揮不去!! 想到以後不能再抱著您,感覺原來是那麼幽怨和難堪的。方驚覺自己原來可以這麼感性,之前那個鐵石做的心軟化了,領會了愛但同時領會了痛,看到自己的自私之後就要背著沉重的歉疚和漫長的思憶,Gosh,走了半生,遇到您,您的温煦甘甜,輕易地穿透了固鐵頑石,然後你又輕易地飄走了,走得那麼不以為然,那個已被軟化成血肉的我, 霎時間像迷失在宇宙荒蕪中。